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Nhóm Chơi Đánh bạc:甘南“流浪”记

Nhóm Chơi Đánh bạc:甘南“流浪”记

分类:快讯

标签: # Bị triệu tập vi đánh bạc online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Nhóm Chơi Đánh bạc(www.vng.app):Nhóm Chơi Đánh bạc(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Nhóm Chơi Đánh bạc(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Nhóm Chơi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Nhóm Chơi Đánh bạc(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作者:刘子1984,头图来自:刘子1984


从川北到甘南


继续川北-甘南之旅。


西出川主寺,翻过两座山头就进入川西北大草原。草原由若尔盖、阿坝、红原、壤塘四县组成,面积35600多平方公里,接近6个上海市,后面几天都在这茫茫草原上奔突。


来的不是季节,11月中旬,气温降到零下,草色枯黄,大风在开阔的草原上呼啦啦作响。大小景区也早早关张,加上疫情影响,从旅游的角度说,此时出行实在不明智。我对此早有准备,一是来看看心心念念的若尔盖,虽然时节不对,但黄河盛景、郎木寺信众的虔诚、当地的风土人情并没有让我失望;二是借道甘南迭部县,去看看扎尕那,再经县城到哈达铺坐火车南下四川,转飞机回沪。


|高原上的母亲河/作者供图


川甘青三省交界处,交通还比较落后,没有火车、飞机,5、6、7三个月旅游旺季之外,县际班车很少,跨省则压根没有,只能自驾或租车。


我租车的藏族司机,1982年生,若尔盖铁布镇农民,家中有地四亩,亩产青稞五六百斤,每斤青稞粗粮售价0.8元,一年产值2000元左右。国家规定,耕地不能荒废,高原条件不佳,无法种植其他作物,只好让妻子留在家,照顾老人、两个孩子,种着这几亩青稞地。此外,还养了十头牦牛、五六匹马。


他一个人住在离老家110公里外的若尔盖县城,以私家车跑跑客为业。每年5~7月旺季,生意不错,此外的几个月份,跑跑从若尔盖到松潘县的短途。“前天拉了两个客人下去(松潘),每个人70,就是140;下午拉了两个客人(包括我在内)上来,也是140”,两县相隔156公里,一天一个来回,此时淡季,加上最近疫情管控,客人少是常态,“下去100元油费,上来100元油费,能赚个80块吧”。


也就是说,这几个月他每月收入在2400~3000元之间,刨除车辆损耗、保险,只能保本,算上人工的话,肯定是亏的。三四个月旅游旺季,本地一天包车约450~500元,持续作业不休息的话,收入在五六万元,刨除一半成本,他的利润在三万元左右——这其实相当于他一年的纯收入(人工费),再加一年卖一两头牦牛或马(算1.5万元),养活一家五口人差不多。这对农区的藏族民众(相对牧民)来说,已经算不错了。


好在他住在县城的公务员妹妹家,省去一笔租金,小孩在镇上读书教育支出小,加上农村自给自足,他的心态很淡然,像这片土地上的藏族人民一样。我猜测他起码大我十岁,问起他的年龄,然后没好意思告诉他,我只比他小两岁。


像本地的许多藏族人一样,他也渴望一生要去趟拉萨朝圣——藏区很多小饭馆、茶馆里都放着有关拉萨的歌曲,但现实压力下,很难成行。所以牧区有一些牧民,变卖家产,全家或几家人一起,花上一两年时间,磕长头或走路去拉萨。但这几年疫情,走不出几个县就得被劝返。


民生不易。期望他的拉萨之行将来能够实现,希望川北藏区发展得越来越好,他一家人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


|郎木寺/作者供图


甘南历险记


若尔盖县往西、北、东三个方向都是甘肃,要往前走,只能进甘肃。此时,冬季叠加疫情,方圆几百公里的小机场都关闭了,经迭部县到陇南的哈达铺火车站,乘火车到四川广元转飞机是最合理的路径。


与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成渝等发达地区的相互融合不同,川、甘两省交界处呈现隔阂状态。譬如,两省交界处的郎木寺,南边归属四川,北边归属甘肃,两省分别管理,没有分界,但两省的藏族人很少去对方的寺院朝拜。


若尔盖和迭部县的两个关卡之间有十公里左右,好巧不巧,藏族司机的家就地处这个区间。他不能过四川卡点,地方早已三令五申,若尔盖的车过了这个卡点就不能回去。因此,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今有他每次到家门口而不能回。


他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把我送到卡点,恋恋不舍地望了望家的方向……这时候,他读小学的儿子应该已经放了学走在回家路上,他的妻子可能正打着酥油茶,但他无法迈出那道无形的分隔线。


他帮我联系了迭部县的出租车,在关卡对面等我。过了关卡,看到有两辆出租车停在那儿,藏族人的普通话不是特别好,我跟其中一位哇哇说了半天,才知道他等的是我,但只负责把我接驳这十公里,到迭部县关卡。关卡那头有另一辆出租车在等我,负责把我拉到扎尕那……


车到了迭部县关卡,被拦住了。尽管我早已下“健康新甘肃”小程序,每天都做核酸,每天都阴性,也在阿坝州“洗”了七八天,还托藏族司机打听了可以出入,但还是如自己一直惴惴不安担心的那样,被卡住了!


关卡人员看我从四川进入,把我的手机要过去,仔细查看了行程卡、中间的核酸检测过程。不妙的是,行程卡上还是显示了成都的行程(已超过七天,但不到第八天,行程卡上还是有显示),成都近期的疫情相对厉害,成为严查对象。


尽管我从成都出来后每天都做核酸且阴性,国家统一的行程卡上也显示未经风险区域,工作人员还是皱起了眉头,细细盘问了我在成都的居住地址和一路行程……这时,我想起还保留了从成都到江油的火车票,完全可以证明我离开成都已满七天。


工作人员还算负责,看过后跟领导打电话汇报了,并给予了承认。来不及舒一口气,第二个更要命的问题来了,“你有没有报备”?


我说还没有,可以按照你们的要求来报备。其一,此前在四川各地,都是车到了各市/州关卡,大家临时报备;其二,来之前我上网查过,我符合入甘条件,其中有一条:“低风险地区入甘提前报备”,但老实说,我并不认识甘南境内的任何组织、任何人,压根没有报备对象,就想着到现场再报、填相关材料;其三,我托藏族司机提前两天就开始关注,得到的消息是可以放行,当天上午外地人还可以正常通过。


工作人员陡然严肃起来,“我们的政策是提前三天报备,没有报备不允许在迭部县停留”。


这就犯难了,此前我在“健康新甘肃”小程序上查询,上面显示绿码,以及“符合疫情期间通行条件”,上面链接的“国家健康通行码”也没有问题。我不放心,还上PC端查询,甘南迭部县显示“可进城”,低风险地区“提前报备”等四条。这一下让我提前三天,这不是彻底把路堵死,明确不让进么?


我向工作人员表达了上述意见,他们只是说,这是“上面”的规定,他们也没办法。接驳我和等我的出租车见了,都吓得一溜烟地跑了。这下就麻烦了,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就算让我进,也是寸步难行!


关卡负责人还通情达理,他提出,让我联系之前预定酒店的老板来接我就可以。我把电话打过去,负责人接过去交流了一会儿,酒店老板估计是怕了,明确说跟他没关系,把我放进去的话,他可不负责。此路不通。


交流了一会儿,负责人又想到一个办法,让我打电话给扎尕那景区管委会,只要他们同意接收,也可以。我把电话打过去,一直无人接听,大家想起来,景区淡季早已不营业,根本就没人上班。旁边一位工作人员偷偷跟我嘀咕了一句:就算上班,他们也不会同意,你不是本地人,他们不认识你,怎么会担这个责?此路也不通。


我提出来去县城找个酒店宾馆安顿,第二天再走,他们都笑了,“这个时候,哪个宾馆敢接收你?”


期间,一些本地人的车通行,现场连问都不问,直接畅通无阻。这时候,我才体会到“外地人”这个词的严重性。不要说迭部、甘南,整个甘肃我也不认识一个人。我想找人求助,发现求助亦无路。

,

game Tài Xỉu(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game Tài Xỉu(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game Tài Xỉu(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甘肃人均GDP排名全国倒数第一,而甘南又是甘肃的倒数第一。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了。


我只好走最后一条路,投诉。工作人员让我打迭部县防疫办的电话,前5个,一直占线。第6个通了,我把情况完整跟他介绍了一遍,他估计也接了很多电话,一直听(或者没听)着,没说话,没表态,最后只是强调,“提前三天报备,这是地方的规定”。


中间因为现场沟通,电话断了。当然,沟通亦无果,工作人员建议我还是回四川去,并建议我跟防疫办沟通处理办法,“哈达铺也封了,肯定去不成了。你问问他,看是不是可以派个车,哪怕你自己出钱,帮你协调个车回四川”。


第7个电话,防疫办工作人员显然不耐烦了,我提出解决办法,他的脾气就上来了,大致意思是:1. 谁让你不提前三天报备?难道我们还得向全国人民广播这个政策?2. 没有办法,你自己解决,“又不是我们邀请你来的!”


听到最后这句话我也生气了,合着不是政府邀请,一个健康、正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还没有资格来迭部县了?


一旁的工作人员听了这句话也叹息,这还是为人民服务吗?一个客人来到地方,不应该是这种情况。一旁路过的人也说,就应该录音录下来,去投诉。


我跟他理论了几句,他便啪地挂了电话。


就算这么多年走南闯北、还算见多识广,一下我也迷茫了。显然,迭部我是没有资格进了,求助、投诉都无门,倒回去,也没有车。11月21日下午三点到六点左右,在甘肃省甘南州迭部县关卡的10米范围内,我彻底成了一个在自己国家土地上流浪的流浪者!


要命的是,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荒郊野岭“流浪”可谓不要命。天渐渐黑下来,气温骤降至零度左右。现场工作人员都劝我回四川去。


终究是无用的“体面人”,我还是打通了藏族司机的电话,请他再从120公里外的县城开车来接我。但是他过不了关卡,两个关卡之间的十公里怎么办呢?我总不可能拖着箱子摸黑走这十公里山路吧?


这时,正好路过一辆当地人的车,他回这十公里某处的家,算是“救”了我。工作人员赶紧“帮”我把车拦下来——抑或庆幸终于把我送走……


在四川关卡,我在寒风中又等了一个小时,终于见到一路赶过来接我的藏族司机。黑夜笼罩,路上飘起了雪,我们都无言。


期间,扎尕那管委会的一个电话(其中一个是手机号)打过来问是什么事。我说从四川过来,可不可以报备进扎尕那,他直接回了一句,“不可能”,就挂了电话。


作者供图


反思


后来,藏族司机告诉我,四川附近几个县因为疫情也在加强管理,他们出县要提前一天报备,“但甘肃这边,本地人外出、回家都要提前三天向村里报备”。


我继而反思,暗自怪自己没有完全弄清楚情况。但一想不对,作为一个外地人,我该向谁报备?我打开“健康新甘肃”小程序,果然没有四川省“天府健康通”“社区报备”这样的入口,也没有“我要咨询”“我要申诉”这样的端口。我又在“来甘上报”中填写了相关信息,登记完“保存”就直接跳走了,有没有申报成功,不知道;后来也一直没有任何反馈,到底是允许还是不允许?也不知道。


如果无法按地方要求的“提前三天报备”,那么,所有的合法、合规、合理在那儿就都是空洞。加上哈达铺也被管控,那片土地,那条交通要道,除非是自驾、贴上封条完全不开车门、一路不回头地彻底驶离,否则,对一个游客、旅客、路人来说就是一个黑洞。当然类似状态,不唯跨省的甘南,各种“黑洞”实在不少见。


近期疫情反复,我们可以理解地方的防疫压力,但还是想客观地提几个建议:


1. 加强透明度、公示,以及建设统一的公示平台,尊重公民合法合理的知情权。是以省级的统一平台为主,还是建立本地统一对外的官方公示平台?你不一定要“向全国人民都通知”,起码得有一个全国人民了解你政策的统一、正规的渠道。


2. 一些地方执政思维和水平还需要再提高。且不说“我们又没有邀请你来”这句话的极度荒谬。


其一、关卡现场,公示、咨询(或投诉)渠道建议还是设一个,全凭一张嘴,以及过路车区别对待,政府的公信何在?都给防疫办打电话,它接得过来吗?


其二、执政不能只管“堵”而不管“疏”,多一点沟通渠道,多一点应对方案是应该的。比如,就算你不准我进入,派个车把我送到四川关卡、“交接”给下一个“责任人”总是应该的吧,否则我怎样才能安全“回四川”?一个人走十公里山路?出了安全事故你负责?


其三、尊重一点基本的人权,掌握一点基本的沟通方法。比如,现场能不能搭个沟通协调室、休息室、泡杯热茶?天寒地冻,让一个公民、消费者站在马路上四处打电话,情绪越来越崩溃不说,万一被路过的车撞了,谁负责?


|流浪之地/作者供图


3. 订立制度的时候,考虑得更周全一些。好的制度让普通人变好人,坏的制度让好人变坏人。事后复盘,如果当时骗说只是路过去哈达铺,待放行后从前方不远处转身去扎尕那,反正景区已不营业,多出点钱跟酒店老板说好入住就行,这是一个狡黠的办法;或者在现场固执、反抗性地坐着,地方防疫办敢让我一个人从天黑坐到天亮?


可以给符合国家、省里防疫规定的,具有独立民事责任的外部公民一点基本选择权:比如增加地方条款,这“提前三天报备”(哪怕缩减到一天),对一个没有任何地方组织或个人接收、根本就难以预料三天后会发生什么的外来旅客来说,几乎就是一棍子打死;比如签署责任书,完善登记和跟踪制度,让他们自己负责;比如尊重行人的通行权,就算你不允许人停留,也可以让符合条件的本地司机在市场条件下把人送出境……你这卡在路上,不给人任何选择,不成了路霸么?


4. 落后地区多向先进地区学习,这一点并不丢人,谁都是在从向强者学习中成长起来的。譬如学学“天府健康通”。


5. 疫情过后,建议地方更开放一点。四川北部的九寨沟、松潘、若尔盖的旅游市场很成熟,人气也很旺,主动对接一下,两地多一点协调、共享,既服务游客,也借机发展一下自己,总比以邻为壑、自己关着门慢慢搞要强。


不管如何,这是我们自己的土地,都希望大家越来越好。地方发展得更好,人民的生活不断改善,游客或旅客的感受也越来也好。


再见了,心心念念的甘南和扎尕那,下次来,也许只能等到被邀请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作者:刘子1984(民间观察派,独立思考者。专栏作者,撰稿人,乡村振兴&县域经济学者。个人公号:刘子的自留地。)

,

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